【卷首语】水利水电测绘如何求索?

分享至:

 

    在广袤的中华土地,奔腾的江河构建出四通八达的水系,为世代居住的人们带来了丰富的水力资源。早在先秦时代,就有兴修水利以御水旱灾害的先河。为了最大限度开发水利工程的价值,现代水利工程往往承载着防洪、发电、航运、养殖、灌溉等多重使命。其中,水力发电当属最为重要的使命之一。因而,各色水利水电工程应运而生。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专门为水利水电建设服务,从勘测设计到工程测量,再到后期的管理、监测,都离不开他们的努力和智慧。这群人,就是水利水电测绘人。他们背后的团队,便是各个水利水电勘测设计单位和施工测量单位。
    这一次,《定位》杂志走进全国代表性的大江大河水利委员会(长江委、黄河委、淮河委),选取了中国电力建设集团过半数的代表性水电工程单位(水电四局、水电七局、水电八局)和勘测设计院(华东院、中南院、贵阳院),以及葛洲坝集团、水利部天津院、四川中水成勘院和省市级水利水电勘测设计院代表贵州院、遵义院,进行了深度的采访和观察,希望能够展现这群水电建设先行者的发展路径和思考求索。
    一圈采访下来,我们最直观的感受是:这些年,水利水电测绘行业大概装满了新人的憧憬和旧人的苦楚。
    全国从事水利水电工程测绘业务的单位,从原中国水电建设集团、原中国水电顾问集团、原葛洲坝集团、原中国电力顾问集团等单位中剥离、重组,加上水利部和各省水利厅所属的测绘机构,形成了一个庞大的体系。由于体制的特殊,众多水利水电测绘单位,顶着“水利部”和各种“中字头”的光环,它们的招牌镶着金边。这些诞生时就衔着玉的老牌国有单位,曾顶起了长江黄河、大江南北的水利水电枢纽的一片天。他们做的是外行人听不懂的围堰、大坝和船闸,他们操刀的是三峡工程、南水北调这样世界一流的超级工程。处在这样一个圈子里,再小的个体,骨子里都能透出一股骄傲来,“这几年不做名片了,三峡就是我的名片。”
    然而,若不是实地走访了众多水利水电测绘单位,我们并不知道原来水利行业和水电行业的发展势头会差得这么大。
    目前,水利行业方兴未艾、如火如荼。2014年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在2020年前要建设172项水利工程。一时间,在“经济新常态”中本来已显疲态的水利建设一下子缓过劲儿来。从水利部所属的大江大河水利委员会,到各省市水利水电勘测设计单位,基本都处于水利项目“忙不过来”的状态。一个省的水利水电勘测设计研究院测绘处处长告诉我们:“现在我们90%的测绘项目都是院里给来的,没有经营压力,只有生产压力。”
    相比之下,水电行业则没这么幸运。上个世纪末到2012年,三峡水电站、溪洛渡水电站、白鹤滩水电站、向家坝水电站……众多水电工程接连上马,水电行业蓬勃发展,曾令无数热血年轻人投身其中。然而数十年如火如荼的建设,已将国内的水电站市场建得趋于饱和。2012年“经济新常态”的大风刮过,国家投资减少、用电需求减少、“弃水”现象增多,水电工程单位首当其冲。各色“中字头”的金字招牌开始褪色。身处其中的人们渐渐发现,新项目越来越偏僻、越来越艰苦了,从一流高校引进人才越来越难了,单位外派到第三世界国家出差的人员越来越多了……这一切仿佛都在提示,时钟已经迈过水电巨头的黄金时代。曾经不可一世的巨头们越来越平和了,开始俯下身去,开始探出头来,开始跳出篱笆看看外面的世界。
    时至今日,这些探索已然取得不俗的成绩:在国内,水电测绘团队已走入市政、桥梁、铁路领域,事业蒸蒸日上;在国外,中国水利水电已然成为一面旗帜,再次成为第三世界国家水电建设的“金字招牌”……
    不可否认的是,无论是方兴未艾的水利还是转型求变的水电,测绘地理信息始终占有一席之地。水利水电测绘的道路上没有戈多,我们已经在路上,有些人继续向着深处前行,有些人早已在转角处寻找更美的风景。所有人唱着这首冰与火之歌,而时代已不再允许你继续做麦田里的守望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