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测绘单位:治水兴水,造福民生

分享至:

 

 

 

□采访/本刊总编 胡炜  本刊记者 何溪 李威  撰稿/本刊记者 何溪

 

    还记得十九年前那场肆虐大半个中国的洪水吗?那一年的夏天,长江、嫩江和松花江流域发生了历史上罕见的特大洪水,荆州告急,武汉告急,九江告急,大庆告急,哈尔滨告急,全国29个省市受灾。
虽然抗洪救灾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但是,这场洪水仍然造成了巨大损失,再一次凸显出水利工作的重要性。
    为了管理全国的大江大河,水利部设立了长江水利委员会、黄河水利委员会、淮河水利委员会、海河水利委员会、珠江水利委员会、松辽水利委员会、太湖流域管理局七大流域管理机构。除此之外,各省市还设立了水利水电勘测设计研究单位,服务水利工程的施工建设。
    水利关系国计民生,如何治水兴水,成为了这些单位的重中之重,而水利建设,更离不开测绘技术的支撑。
    于是,你会发现,一批批测绘人转战在我国的大江大河中,描绘河流山川,测量水利工程,保障河流安澜,造福一方百姓。那么,测绘是如何服务治水兴水?如何造福民生?带着这样的疑问,《定位》杂志走进了长江水利委员会长江勘测规划设计研究院空间信息工程技术有限公司(武汉)、黄河水利委员会黄河勘测规划设计有限公司测绘信息工程院、淮河水利委员会中水淮河规划设计研究有限公司工程勘测院、贵州省水利水电勘测设计研究院测绘处、遵义水利水电勘测设计研究院,一探测绘在水利建设中发挥的作用。

 

 

 

长江空间公司开发的安全监测自动化系统

 

长江勘测设计院空间公司:用三维地理信息平台打通服务“最后一公里”

    成立于1950年的长江水利委员会,前身是1935年成立的扬子江水利委员会。而测绘服务长江的历史则更早,可追溯至1922年成立的扬子江技术委员会驻沪测量处(长江勘测规划设计研究院长江空间信息技术工程有限公司的前身),也就是从那时起,长江水利便有了测绘的保障。

从三峡工程到南水北调
    作为长江水利委员会唯一一家专业的测绘单位,长江空间信息技术工程有限公司(下称长江空间公司)为长江流域规划、举世瞩目的三峡水利枢纽工程、长江中下游堤防工程建设等国家大型工程的建设与规划项目提供了强有力的测绘保障。对此,长江空间公司总工程师马能武深有感触。
    1990年,刚进入长江空间公司工作的马能武就被单位安排到三峡工程的工地上从事水通、电通、路通和场地平整的“三通一平”工作。“这项工作是为三峡工程正式施工前做的准备。”像马能武这类测量人,在工地上就有一千余人。早在三峡工程设计阶段,从事测量业务的长江空间公司就参与了测图工作。
    随着“三通一平”工作告一段落,三峡工程正式进入施工阶段。这时,马能武和他的同事们又马不停蹄地投入到施工控制网的建设中。当施工控制网建成后,根据工程需要,马能武和同事们开工建设监测点,用于监测三峡大坝安全。“当年埋下的监测点,到现在还一直在用。”
    与此同时,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上马。作为测绘项目的承接方之一,长江空间公司参与了前期勘测工作和施工控制网建设,以及监测工作。事后,“长江三峡工程高边坡变形监测”和“南水北调中线干线工程施工控制网测量”两项目均获全国优秀工程勘察设计金奖。
    凭借三峡工程和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出色表现,长江空间公司先后承接了长江流域大部分水利水电工程的监测项目,以至于工程安全监测成为了长江空间公司的金牌业务,与工程测量、遥感组成了公司三大主营业务。值得一提的是,从2012年开始,工程安全监测业务年收入就过亿元,占公司总收入的三分之一。
    2004年,正处在上升期的长江空间公司迎来改制。这一年,长江勘测规划设计研究院通过改革,将原综合勘测局技术处、工程测量与安全监测中心、第八工程勘测院、第十工程勘测院、第十一工程勘测院、航测信息工程院等专业测量单位合并组建成立长江空间公司。丢掉“铁饭碗”的长江空间公司,只能在市场上打拼求生存,这无疑对这支市场“新军”提出了巨大考验。

三维地理信息平台盘活市场业务
    组建后的长江空间公司,跟大多数市场“新军”一样,陷入了没市场的艰难处境,公司收入甚微,甚至还欠账。一时间,公司风光不再。
    就当长江空间公司在市场上准备放手一搏的时候,国家新一轮建设高潮的到来,给了长江空间公司更多的市场机会。同时,以地理信息系统技术为代表的测绘新技术的兴起,让长江空间公司看到了新出路。
为了提升市场竞争力,长江空间公司拓展了技术含量高的地理信息系统业务。通过引进专业的人才,长江空间公司在地理信息系统开发方面取得了突破性的成果,成功研发了水利水电三维地理信息平台。彼时,长江水利委员会正在着手水利“一张图”工程,三维地理信息平台正好有了用武之地。基于三维地理信息平台,长江水利委员会实现了防洪系统、监察系统、规划系统、移民系统等流域系统“一张图”,得到了高度好评。
    有了成功应用的案例,三维地理信息平台的需求呈爆发式增长,先后应用于长江流域的水利单位,好评如潮。好口碑为长江空间公司赢得了市场。很多客户主动找上门,希望在三维地理信息平台进行二次开发。
爆发式增长的需求,让原本人手有限的长江空间公司应不暇接,以至于研发人员从早忙到晚都跟不上需求。“现在的局面就是不怕你没市场,就担心开发不出来。”马能武的“担忧”,并没有让研发人员放慢完善三维地理信息平台的步伐。相反,长江空间公司专门成立了研发中心,集中力量开发和完善三维地理信息平台。对此,马能武笑着说:“夸张一点说,如果平台做得好,长江水利委员会的水行政执法就做得好;如果平台做得好,长江勘测规划设计研究院的信息化工作就做得好;如果平台做得好,就能打通服务‘最后一公里’,让测绘成果服务于水利水电建设。”
    市场的需求,使三维地理信息平台给长江空间公司创造了巨大的经济效益。据统计,公司近几年累计收入过亿元。同时,受益于三维地理信息平台,长江空间公司工程安全监测业务需求量也明显增加。
    国内市场的遍地开花,国外市场也有所斩获。长江空间公司先后承接了亚洲、非洲、南美洲等国家的水利项目。市场的不断拓展,空间公司的年产值也在逐年递增。去年,公司年产值为2.6亿元,创历史新高。
当前,正在谋求快速发展的长江空间公司,对未来的定位也是非常明确——立足水利,做好服务。

 

黄河勘测规划设计有限公司测绘信息工程院院长、党委书记朱圣世

黄河勘测规划设计有限公司测绘院:从服务黄河走向服务市场

    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摇篮,全长约5464公里,流域面积约752443平方公里。是世界上最复杂、最难治理的河流,频繁的水旱灾害给沿岸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作为黄河流域的管理单位,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成为了母亲河忠诚的守护者,这其中测绘在黄河治理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测黄河山水
    1933年汛期,黄河发大水,下游决口数十处,洪水泛及5省,灾民数十万。面对危局,这年9月,国民政府决定成立黄河水利委员会(下称黄委会),统一治理开发黄河。
由于测绘工作是工程规划设计的前提,并贯穿于工程实施的全过程,因此黄委会立刻聘请国外专家协助组建测量队(黄河水利委员会黄河勘测规划设计有限公司测绘信息工程院的前身),紧急施测修复决堤急需的河道地形图、大堤纵横断面图,以及黄河流域重点区域重要的高程数据,并着手编写《黄河水利委员会测量规范》。
    新中国成立后,百业待兴,尤其是1955年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通过《关于根治黄河水害和开发黄河水利的综合规划的决议》之后,治黄工作进入大发展时期。当时编制《黄河流域综合规划》、建设三门峡水利枢纽,都亟需大量测绘信息资料。黄委会的测绘队员一方面自河源至河口,施测黄河流域的天文地理与经济要素,记录下来并定期进行复测更新;另一方面在荒无人烟的荆棘之地,开展三门峡水利工程前期测绘工作。
    上世纪五十年代,黄委会又参与了南水北调西线工程前期论证的测绘工作。随后的几十年来,几代黄河测绘人先后10多次进入南水北调西线工区所在的雅砻江、大渡河、通天河地区,执行西线南水北调前期测绘任务,有人甚至付出了生命代价。
    1956年,水利系统第一个航测制图室在测绘信息工程院(下称测绘院)成立。多年来,测绘院采用摄影测量与遥感技术,完成了三门峡、小浪底等大型水利枢纽的测绘任务;对黄河下游河道地形图进行过多次复测,完成了黄河流域水土保持遥感普查、黄河下游河势遥感监测、黄河下游河道清障遥感监测等任务。
    同时,黄河测绘人就先后完成了黄河干、支流一、二、三、四等水准测量13.7万千米;布测一、二、三、四等三角网点7千余点,黄河干流河道一、二、三级GPS控制点及B、C、D、E级GPS点1.4万余点;完成各种比例尺航空摄影60余万平方千米,绘制各种比例尺地形图42.7万余平方千米。
    丰硕的测绘成果,为黄河治水兴水提供了技术支撑。
改制带来福音
    2003年9月,黄河水利委员会勘测规划设计研究院改制为企业。这时,测绘院的“身份”亦由事业转变为企业。丢掉了“旱涝保收”的“铁饭碗”,迫使测绘院必须参与市场竞争,在竞争中求得生存发展。
    庆幸的是,对测绘院而言,市场化运作并不陌生,早在改革开放后,测绘信息工程院就已开始了市场经营的尝试。
    改革开放初期,测绘院实行预算包干,承接了部分外单位交给的有偿工作,还借助航测室地图制印组具有制图专业人员和设备的优势,成立了对外营业的印刷厂。
    进入20世纪90年代,测绘院开始进军国土市场,至1994年12月,总计完成河南省13个县(市)的全部或局部国土调查工作。1992年测绘信息工程院抽调精兵强将,赴深圳市龙岗镇松子岭附近的区政府新址一带测绘地形图,拉开了进军南方测绘市场的序幕。
    到了21世纪,测绘院的业务范围已经辐射全国,走向世界,先后在深圳、广州、乌鲁木齐、杭州、成都、贵阳6座城市设立了办事处,在厄瓜多尔、赤道几内亚、几内亚、加纳、安哥拉、老挝、越南、柬埔寨、巴基斯坦等10多个国家开展了测绘业务。2009年,黄河勘测规划设计有限公司成功中标厄瓜多尔科卡科多-辛克雷水电站项目。通过克服高原反应、语言问题、施工标准等问题,项目组设计人员圆满完成项目任务,并成为“黄河设计”在拉美的新名片、进军拉美市场的支点。
    同时,测绘院的业务领域得到进一步拓展,为各行业基础设施建设提供测绘技术服务,服务行业主要包括水利、水电、能源、国土、城市建设、交通、房产等。
    除了进军传统测绘市场,测绘院还把目光投向了信息化建设市场,实现业务的多元发展。服务智慧城市建设方面,测绘院完成了以杭州、青岛为代表的多个城市数据库建设。服务数字国土建设方面,测绘院完成了河南省第二次土地调查省级数据库及多个市县土地利用数据库建设;完成了河南省农村集体土地确权省级专项控制测量及多个地市的农村集体土地确权工作等。服务数字环保方面,测绘院完成了黄河流域生态植被数据库、黄河干流水质监测数据库建设任务。
    走市场化的道路,为测绘院赢得了丰厚回报。测绘院院长、党委书记朱圣世表示,单位年产值逐年上升,且自营合同额比往年翻了几倍。“如果当初没有改制,单位可能没办法发展成现在这么大的规模和业务量。”
    然而,市场的福利,并改变测绘院立足黄河的自我定位。“对单位而言,工作重心还是服务于黄河,为黄河水利建设提供技术支撑。”朱圣世说。随着国家重视水利,尤其是“十三五”期间将有172项重大水利工程落地,这让测绘院看到了在水利大展拳脚的机会。(黄河勘测规划设计有限公司测绘信息工程院办公室副主任郭海波对本文亦有贡献)

 

淮河水利委员会工程勘测院:立足治淮事业,破解水利难题

    淮河,中国七大河之一,其流域地跨河南、湖北、安徽、江苏和山东五省,且流域面积约为27万平方公里。由于气候等原因,淮河流域洪、涝、旱、风暴潮灾害频繁,给流域沿线的社会经济造成了巨大损失。因此,淮河成为了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条大规模综合治理的河流,而负责这项艰巨任务的单位就是水利部淮河水利委员会(下称淮委会)的前身治淮委员会。在淮委会下属单位中水淮河规划设计研究有限公司(下称中水淮河)的努力下,成功破解了“世界的水利问题在中国,中国的水利问题在淮河”的世界难题。

治淮先锋,遏制淮河水患
    1950年,水利部成立治淮委员会,全面负责淮河治理。此时,因治理淮河的需要,治淮委员会成立了工程部测量大队(中水淮河工程勘测院的前身)。由于当时测量人才缺乏,许多水利工程专业的学生积极响应国家号召奔赴淮河,加入到淮河治理的测绘工作中去。为了根治淮河水患,中央从1950年冬开始,组织实施了治理淮河的三期工程建设项目,有计划、有目的地对淮河流域进行从点到面的治理。
面对治理淮河工程世界线的难题,工程部测量大队在完成测量任务的同时,编制完成了《关于治淮方略的初步报告》、《淮河流域规划报告》等新中国流域治理的水利规划文献,系统地提出了科学治理淮河思路,为淮河治理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此时,工程部测量大队的人数规模空前庞大,达到了3000余人。经过8年的治理,淮河治理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建设成果,且水患得以遏制。这时,治淮委员会顺利完成历史使命,被水利部撤销。
    1981年,国务院恢复成立治淮领导小组。这时,一并恢复的还有水利部淮河水利委员会规划设计研究院(2003年改制为中水淮河规划设计研究有限公司)。恢复后的淮河水利委员会规划设计研究院以治淮和南水北调为依托先后完成淮河流域综合规划、水资源综合规划、防洪规划等流域综合与专业规划;完成世界最复杂的调水工程——南水北调东线工程规划及可行性研究;完成亚洲最大的水立交——淮河入海水道淮安枢纽工程以及千里淮河第一大水库——临淮岗洪水控制工程等一系列勘测设计任务,为淮河治理和中国水利事业做出了重大贡献。
    2003年4月,淮河水利委员会规划设计研究院整体转制成为股权多元化国有企业,并在2008年7月正式更名为中水淮河,公司步入发展新阶段。

紧跟测绘技术发展步伐
    改制后的中水淮河,在积极参与市场竞争的同时,其工作重心仍在淮河上,这从中水淮河工程勘测院的业务范围就能得知。
    作为中水淮河专门负责测绘生产的单位,工程勘测院核心工作就是为水利部淮河水利委员会治理淮河提供测绘保障。然而,只有三十余人的规模队伍,又该如何应对流域面积约为27万平方公里的淮河测量工作?
面对人少、任务重、工期紧的局面,工程勘测院一方面引进高素质的人才,另一方面紧跟测绘技术发展步伐。“通过引进先进的测绘技术和设备来提高工作效率。”工程勘测院副院长杨仰诚说。他介绍,从模拟测量阶段,到数字化测量阶段,再到智能化测量阶段,工程勘测院从未掉队。
    先进设备的引进,带来最直接的效应就是效率的提高。杨仰诚举例道,通过引进中海达HD-310测深仪,原本几天的水下测量工作,一天就能完成。“这在以前想都不敢想。”
    在先进设备的支撑下,工程勘测院成为了中水淮河贡献利润率最高的生产部门之一。同时,工程勘测院借助先进设备,还承接了少量的市场任务。
    在谈到工程勘测院未来发展的方向时,杨仰诚果断地表示,淮河治理是工作之重。“何况国家近些年加强了对淮河治理的投入,加上引江治淮工程的上马,这让测绘工作更有施展的空间。”杨仰诚说。

 

贵州省水利水电勘测设计研究院承接的黔中水利枢纽工程


贵州省水利水电勘测设计研究院测绘处:技术引领“换挡提速”

    “测绘技术方面,我们单位在省内一直处于优势。”贵州省水利水电勘测设计研究院测绘处负责人一语道破测绘处的立足之本。
    从最早全面推广数字化测图,到引进和应用三维激光、无人机等先进技术和设备,测绘处紧跟测绘技术发展的脚步,用技术推动单位的发展。在技术的引领下,测绘处的年产值从1997年的100多万元,增长到去年的5000多万元。
    尝到甜头的测绘处,规定每年拿出年产值2%的费用用于测绘技术和装备的引进,确保其在测绘技术领域领先地位。

率先推广数字化测图
    1958年,贵州省水利水电勘测设计研究院成立。成立后的贵州省水利水电勘测设计研究院组建了测绘处,负责全省1:1万和1:5000大比例尺图等基础测绘任务。由于技术的落后,测量人员只能借助平板仪、拉皮尺的传统测量手段进行测量作业,其结果不仅辛苦,而且效率低。
    上世纪九十年代,数字化测图技术兴起。饱受传统测量手段之苦的测绘处决心改变现状。于是,测绘处分别在1991年和1995年购买了一台全站仪和GPS用来做数字化成图,成为贵州省最早做数字化测图的单位。
    当全站仪和GPS引进后,肩负起了测绘处所有的测量任务。新设备的投入生产,效应立马显现。不仅提高了作业效率,而且解决了控制网的问题,还为测绘处增加了收入。
    尽管当时购买一台GPS和全站仪要花费二三十万元,但尝到甜头的测绘处又陆续购买了数台GPS和全站仪。随着先进设备的不断引进,测绘处在2000年开始全面推行数字化测图。在数字化测图的带动下,单位产值从1997年的100多万元,增长到2000年的200多万元,占当年该处年产值的一半以上。

引进新技术拓展市场业务
    数字化测图带来的效应,让测绘处始终把技术摆在重要的位置。当三维激光技术和无人机兴起后,测绘处毫不犹豫地引进了地面三维激光扫描仪和无人机。
    有了新设备,测绘处便有了拓展新业务的想法。于是,测绘处把地面三维激光扫描仪和无人机应用到了市政工程、景观设计、考古等新领域。不仅如此,测绘处基于新设备,在今年强制开展三维规划设计。“我们希望用2到3年的时间全面推广三维规划设计,届时单位又将迈入新的发展阶段。”该处负责人说。
    尽管得到了应用,但新设备产生的成果只占单位的20%左右。对此,该处负责人表示,三维成果推广应用需要一定的过程,相信后期会发挥更大作用。
    而这份自信源于贵州省“十三五”规划:规定全省每个地区要有大型水库、每个县要有中型水库、每个乡要有稳定的水源工程。为此,该处负责人指出,空间巨大的水利市场将是测绘处重点服务的领域,而水利信息化将是其突破口。

 

 

遵义水利水电勘测设计研究院院长何谨铖

遵义水利水电勘测设计研究院:多措并举,绽放水利水电市场


    今年三月中旬,遵义水利水电勘测设计研究院(下称遵义院)召开了内部项目管理推进会。经统计,遵义院仅今年上半年就有40多个项目。如此多的项目,让全院上下对于年初定的年产值增长20%的任务更有信心了。
    进入新世纪后,遵义院坐火箭似的速度发展。产值上,从2001年年产值的800万元,增长到2016年的3亿多元。人员规模上,从88人增加到280余人。
用院长何谨铖的话说,遵义院发展快的原因,要归功于制度建设、服务理念、人才引进、科技创新。

以制度激励员工,以服务赢得认可
    成立于1959年的遵义院,在经历二十四年计划经济运作模式后,于1983年率先在贵州省开展承包制改革,调动了全院职工的积极性,以至于这种承包机制一直延续至今,并且写入遵义院的管理制度中。
    如今,完善后的技术经济管理承包责任制,不仅对单位管理、市场经营、技术、生产、分配制度、绩效考核、科技创新等方面做了明确的框架性指导。其中,技术经济管理承包责任制明确规定遵义院每年要拿出总产值的2.5%的费用作为科技创新经费。值得一提的是,为了让技术经济管理承包责任制适应单位的发展,遵义院每年都在修订。
    随着职工积极性的提高,遵义院逐渐打开了市场。为让客户满意,遵义院在服务理念有严格的规定:要求重大问题,必须三个小时内达到现场;重要问题,必须六个小时内达到现场;一般问题要求十二个小时内到达现场。高效的服务,博得了用户的一片赞赏。
引进不同层次人才,注重科技创新
    今年3月6-17日期间,在副院长陈卫平、杨丽群,总工张全意等人的带领下,遵义院校园招聘团队赴四川大学、成都理工大学、武汉大学、河海大学等高校进行校园招聘,这是遵义院近些年人才引进的主要路径。
    然而,与绝大部分单位引进人才不同的是,遵义院有自己的讲究。首先,引进大专生、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等不同层次的人才;其次,不从同一学校引进人才;最后,不引进同一地方的人才。“这样做的目的是不容易形成‘团伙’,方便管理,且大家都是来自五湖四海,更能够包容共济,取长补短。”何谨铖说。
    山好、水好、事业更好的遵义院,吸引了武汉大学、四川大学、成都理工大学等高校人才的加入。为了留住人才,遵义院用事业留人、待遇留人、感情留人、文化留人。
    人才引进提高了遵义院科技创新能力。在遵义院承接的水电工程项目中,凭借创新,先后获得国家质量银质奖、水利部优质工程银奖、水利部新技术应用设计二等奖、全国优秀测绘工程铜奖等多个国家级大奖。
    同时,遵义院非常注重科技创新,其无人机三维航测技术,能够获得1:500高精度的三维地形图。今年,遵义院主打三维协同设计创新计划,要求院里从传统的测量到地质建模,从设计到施工图,全部实现三维。“这是一个未雨绸缪的做法,不仅解决目前院里的生产问题,而且也解决5到10年的发展问题,毕竟三维协同设计是未来的发展方向。”何谨铖如是说。
    谈及未来,何谨铖希望遵义院能够加快改制的步伐,从事业单位改为企业。这让很多人感到意外,面对“事业单位不是比企业更稳定、更轻松”的疑问,何谨铖回答:“干事业,需要激发单位的活力,需要员工的积极参与。能者多劳、多劳多得,才能将事业干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