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电施工测绘单位:“夕阳产业”期待“朝阳前景”

分享至:

 

□采访/本刊总编 胡炜  本刊记者 何溪 李威  撰稿/本刊记者 何溪

    随着国内水电站开发走进尾声,负责水电站施工测量的工程局测绘单位原引以为荣的水电测量事业成为了“夕阳产业”。如何走出水电市场,开拓新市场,成为了各水电工程局测绘单位共同的考题。
    为了解水电工程局测绘单位的生存状况,我们走进了葛洲坝测绘地理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中国水利水电第四工程局勘测设计研究院、中国水利水电第七工程局有限公司试验检测研究院、中国水利水电第八工程局测绘中心,分享他们的转型历程。

 

葛洲坝测绘公司员工进行土石开挖施工测量

葛洲坝测绘公司:加快转型,未来五年新业务成支柱

    近年来,出现在唐亿阶脑海中最多的词汇,就是转型升级。身为葛洲坝测绘地理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测绘公司)总经理的他,正努力带领公司在巩固工程测量市场的同时,积极开拓以测绘地理信息领域为代表的外部市场,致力推进公司的转型升级。
    尽管上任才一年多,但他接手的测绘公司已经在地籍测量、变形形变与精密测量和摄影测量与遥感等新领域寻找到了突破口,并略有小成。“我们希望用五年时间让这些新业务能成为公司的主营业务。”唐亿阶说。

“不愁过日子”的水电测量
    测绘公司组建于1974年举国兴建葛洲坝水利枢纽工程之际,其前身为中国葛洲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测绘工程院。
    作为服务于葛洲坝水利枢纽工程的测量单位,测绘公司承接了葛洲坝水利枢纽工程施工测量任务,为其顺利建成提供了测绘保障。有了葛洲坝施工测量的成功经验,测绘公司成为国内水电测绘行业的领头羊,并紧跟中国葛洲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葛洲坝集团)的步伐,先后承接了三峡、向家坝、溪洛渡、白鹤滩、乌东德等国家大型水利枢纽工程的施工测量。“可以说,全国的大型水电站建设,都有我们的参与。”
其中,在三峡水利枢纽工程中,测绘公司参与了大坝的施工测量和升船机施工测量等工作。事后,《长江三峡水利枢纽茅坪溪防护土石坝外部变形监测》、获湖北省测绘科技进步一等奖,《三峡升船机施工测量技术研究》荣获湖北省科技进步奖二等奖、中国安装协会科技进步奖一等奖、中国能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
    同时,测绘公司还走出国门,先后参与了巴基斯坦N-J工程、苏丹麦洛维灌溉项目、厄瓜多尔索普拉多拉电站等十余项国际工程的建设。
    源源不断的水电工程项目,让测绘公司过上了“不用愁”的日子。然而,随着国内的发展,市场状况悄然起了变化。2012年后,国内水电站建设接近尾声,水电市场逐渐萎缩,测绘公司推动转型升级以寻求新出路迫在眉睫。

改制转型谋出路
    2013年,葛洲坝集团围绕转型升级进行了内部重大重组,其中把原中国葛洲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勘测设计院、葛洲坝集团试验检测公司、中国葛洲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测绘工程院、葛洲坝集团项目管理有限公司重组成立中国葛洲坝集团勘测设计有限公司。重组后的勘测设计有限公司要求旗下测绘公司等子公司走出去,努力拓展外部市场。
    由于长期囿于集团内部市场,在“走出”去之初,测绘公司只能通过他人的介绍,参与了国家基础测绘、地籍测量、农村土地确权等少数外部市场的测量项目。通过这些项目的实施,测绘公司积累了一定的外部市场开拓经验。正当测绘公司准备大展拳脚的时候,项目招投标规定难住了测绘公司。规定要求,参与招投标的单位必须是法人代表,而测绘公司当时还是葛洲坝集团分公司的身份。“同时项目招投标的时间很短,有时候办委托手续都来不及,更何况我们还需要上级部门一层层审批,这样下来基本上改标书的时间都没有。”唐亿阶说。
    于是,为了“走出去”,在取得上级同意后,2016年测绘公司正式改制为子公司,成为独立法人。改制后的测绘公司把精密测量和地理信息摄影测量与遥感作为公司业务主要拓展方向。为了更好更快实现转型升级,在艰难时节,测绘公司仍不惜投入。在精密测量领域,测绘公司专门引进了超高精度的激光跟踪仪,主要应用于水电机组安装和检修;在地理信息摄影测量与遥感领域,为解决摄影测量与遥感系统和地理信息系统数据自主获取问题,测绘公司引进了无人机测量技术,以服务于葛洲坝集团的设计任务。
    2016年,测绘公司外部市场开拓取得重大突破,从外部业务几乎为零到3000多万的外部签约额,测绘公司迈出了艰难而又稳健的一步。在测绘公司2016年产值贡献占比中,施工测量占50%、地籍测量占30%、精密测量和地理信息摄影测量与遥感新业务占20%。
    “下一步,我们将瞄准智慧城市建设,因为我们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的融资方面相对便利,成本也较低。为此我们将重点拓展智慧水务,以解决城市内涝、水资源状况等问题。”唐亿阶说。

 

水电四局勘测设计研究院院长武斌忠


水电四局勘测设计研究院:突出壁垒,走向世界

    从共和国水电史上第一个国家独立设计、自主施工的百万级水电站——刘家峡水电站为起点,中国水利水电第四工程局勘测设计研究院(下称设计院)走过了一段筚路蓝缕的历程。这段历程中,一代又一代的水电人守候在自己的岗位上,为中国水电建设奉献出自己的光与热。
    在国家经济进入“新常态”,国内水电行业发展趋于饱和的大环境下,已经将中国水电技术钻研到世界顶尖水平的四局人,未来的征途已经走向了世界。

从“三峡”到“铁路”的测绘路
    上世纪70年代,一座大坝在古城兰州的滔滔黄河之上拔地而起,这就是我国独立设计的第一座百万千瓦级水电站——刘家峡水电站。为支持刘家峡水电站的前期建设,水电部于1958年成立了刘家峡水电工程局,并在工程建设完成后顺势转型,成为如今的水电四局。
    水电四局的历史上,涌现出许多闪光的名字:胡锦涛、李鹏、钱正英……1968到1974年,胡锦涛和夫人曾在刘家峡先后工作了六年;1982年,时任水电部副部长的李鹏前往龙羊峡在水电四局的工地上坐镇抗洪抢险。参与过刘家峡水电站建设的原水利部长钱正英曾这样说过:“中国水电四局的发展史,就是中国水电的发展史。”
    水电四局刚刚起步时,凭借在刘家峡工程中积累的实践经验,测绘队伍很快在业内打响了名堂。在当时,一个工程局下有多个测量队,各自实行着不同体制;而水电四局却率先整合了局内所有测量队伍,创立了“测绘中心”的管理模式,把测绘队伍整体的技术实力提升了一个等级。这一管理模式后来还被引入三峡工程中,开创了第三方测绘中心管理模式,并成为之后国内几乎所有工程测绘管理工作的范本。
    彼时,刚建立不久的水电四局仍处于计划经济时代,测绘中心的业务也基本只局限于国家重点工程的施工测量,处于相对封闭的状态。但很快,他们抓住了转型的机遇。
    “进入上世纪90年代,水电四局承建了黄河李家峡和万家寨水利水电工程。也就是从这两个工程起,我们受到了市场的影响,开始逐步往外走。”水电四局勘测设计研究院院长武斌忠说道。乘着市场经济的春风,他们开始尝试迈出步伐迎接市场的挑战:1998年,水电四局将测绘、试验、设计、工程咨询、造价咨询等业务进行整合,正式成立了勘测设计研究院。“设计院是国家第一批实现自治管理的单位,从性质上来讲,这时我们已经完全独立走上了市场。”武斌忠说。
    2009年,设计院实现了在业务上的大跨越,首次跨入了高铁项目。由京沪高铁项目起始,设计院开始了从传统的水电测绘到铁路交通市政的测绘施工的转变。
    隔行如隔山。从水电测绘跨越到铁路测绘,设计院一开始便出现了种种“水土不服”:技术标准、管理模式等都不一致。然而在水电工程建设中见惯“风浪”的设计院凭借着多年项目经验打下的坚实基础以及技术、装备和人才实力,很快度过了适应期。武斌忠自豪地说道:“第一个铁路项目完成后没多久,我们就已在铁路领域展现出了实力,拿到了京沪高速铁路工程建设安全质量考核中的首批‘绿牌’。”

一体两翼,四极发展
    近几年来,从水电四局上下都在孜孜不倦地追求改革发展再创新。他们提出了以工程施工总承包为发展主体,以投融投资业务和国际业务为两翼,力求借助“一体两翼”的发展战略实现业务的腾飞。
    “从前在计划经济时期,四局人的理念就是‘这一辈子就是干水电的’。”设计院党委书记乔世雄说道。他还记得,在自己刚刚参加工作的时候,有老领导曾对他说:“小伙子,这是你参加工作的第一个水电站,再干三个就可以退休了。”
    然而,二十年过去了,乔世雄亲自参与的各类建设工程早已超过10个,老领导口中“每个水电测量人只做三个水电站”的境况已经远去,水电市场也再不复二十年前的旧模样。正是意识到经济大环境的今非昔比,水电四局大力开展水电投资、新能源投资等项目,并在基础设施领域主要采取BT+EPC、BOT+EPC、PPP+EPC等商业模式投资建设市政工程、道路、安置房、旧城改造等项目,累计投资额度达到200亿元以上。
    而作为发展战略重要的另一“翼”,设计院参与的国际工程也遍地开花:埃塞俄比亚、缅甸、乍得、伊朗、利比亚、安哥拉、博兹瓦纳等多个国家均有四局的建设工程。尤其在埃塞俄比亚彼时最大的泰克泽水电站项目中,正是四局设计院代表中国电建集团开展测绘工作,得到了业主的高度认可。
    走向市场、跳出水电领域、提出“一体两翼”……早已迈开步伐的设计院依然不断求新求变,向着新的征程出发。

 

水电七局试验院院长李正云(前排右一)在成贵铁路项目向业主介绍测绘工作的技术和制度管理经验

水电七局试验院:应对后水电时代的挑战

    1997年,中国水利水电第七工程局有限公司测绘中心的前身还只是一个在沙湾的铜电子电站负责测量项目的局测量队,每天局限在一个狭小的电站空间里朝九晚五,工作后的唯一消遣就是喝酒打牌。
    二十年后的今天,由试验、监测和测量三大技术专业合并而成的试验检测研究院(下称试验院),五十多位测绘员工组成的测绘中心,每年创造测绘产值在6000万元以上。从刚入市场的跌跌撞撞到攻克一个又一个难关;从专注传统水电测量到进入基础设施市场;从驻站于国内县镇到承包海外工程。测绘业务越做越大,业务范围越来越广,试验院测量业务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

思想和技术的“双重挑战”
    上世纪九十年代,我国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这对像水电七局测绘中心一样的以提供传统履约和技术服务为主的专业技术单位来说既是机遇也是挑战。九十年代末期,当时的局测量队更名为局测绘中心,和公司内的监测和试验专业并为试验院,在完成了计划经济的最后一个铜街子水电项目后就逐步走向了市场化。初期,测绘中心由于思想观念转变的冲击和测量技术的缺失度过了一段较为艰难的时期。在思想观念上,按部就班的水电测量在稳定中无形束缚了思想的碰撞和冲击,被动地去接受新事物,整个思想体制日益僵化。
    从前,水电站以配合制的技术服务为主体。而在跨出水电站的服务范围进入地铁、铁路的市场后,困难和挑战接踵而来。地铁、铁路工程项目在测量工作上的强度和特殊要求是水电测量队这一个小团队从未经历过的。“你要进入铁路市场的时候,那业主就是爷,那项目就是真的爷,我们就是龟孙子。”有人这样抱怨。
    为了迈过思想上的这道坎,水电七局试验院副院长李正云以身作则,通过自身的表率向团队灌输必须迈过这个坎的决心。京沪高铁工程的测量工期,正值隆冬,李正云每日天蒙蒙亮的时候就带领突击队员出发,一直作业到深夜。所有的测量团队成员都是就着冰水啃着煎饼,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没有一个人喊苦喊累。
闯过了一个难关后,随之而来的又是技术深化的难题。在试验院进入铁路行业之前,在GPS的应用上非常稀少。测量团队无论是在技术积累还是铁路建设的行业标准、作业方式及潜在的技术要求都是十分生疏的。为了解决这个难题,测量团队在高强度的工作外用更多的时间看规范,学技术,看图纸,了解所有铁路建设高铁方面的行业信息。在铁路建设进入第二年的时候,试验院测绘业务已经跨过了所有技术障碍难关。而测量团队在技术方面的跨越是得到上级的认可。
    “当时京沪总指挥部有关测量这方面的技术标准、技术要求,包括一些作业指导书和实施细则他会先发给我们,向我们先征求意见。”李正云说道。试验院在京沪高铁测量项目中另一个技术亮点是定制测量程序。通过这个程序,只需一台计算机就能取代所有的图纸,在任何地点使用任何仪器都能用计算机输入测定的坐标,马上就可以自动地告知你需要设置的公里、编号和编率。“这种情况下,第一,不容易出错。第二个就是提高工效。”这样“傻瓜型”的测量程序可以大大提高全标站的质量。

打造技术平台
    在李正云看来,未来的测量行业发展的趋势可以用“信息化”来概括。简单的信息化是以数据导入导出的方式取代传统的纸笔记录,利用服务器将数据资源转换成需要的文本格式或进行直接处理。李正云打了一个比方:“手机、互联网与现场的测试试料之间可以有一条延伸的通路,就是把它和互联网链接起来。”他透露,试验院的未来规划就是打造一个可以容纳现在公司所有的测量项目和业务的技术平台,在这个平台上可以开展各种各样的数据链接和交流。信息化和“互联网+”将是未来每个人都不能躲避的潮流。“只要有手机信号的地方,所有数据都可以相互反馈,相互作用。这个不仅仅是水电测量行业,还包括其他行业。”
    除了构建信息化技术平台的规划,试验院也在开拓业务的深度和广度。2016年5月,试验院在深圳地铁5号线南延线5122-1标段成功进行了隧道超前地质预报试验。试验院采用GSSI地质雷达、100MHz蝶型屏蔽天线进行了隧道超前地质预报试验。通过首次完成超前地质预报试验,试验院为公司地下工程施工安全提供了新的技术保障。
    同时,试验院的脚步也已经延伸向了海外,海外正在进行的项目以水电为主的有阿特巴拉、罗塞和缅甸的工程。但试验院的项目不止于水电,他们先后参与了欧洲的波克公路建设,马来西亚的厦门大学分校、火电厂和巴东电站项目。中国主导的第一条走出去的高铁——雅万高铁的建设工程中也有试验院的身影。
当前,试验院这样的传统工程单位正处于一个尴尬的境地。如无人机、街景地图、信息系统的构建这些高端产品的核心技术和目前的试验院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但回到低端市场后,国企的高成本高消耗弊端又削弱了自身的市场竞争力。“我有时候曾经笑着说我们现在是处于一个夹心饼干层。”李正云笑言,面对未来充满思虑。

 

溪洛渡大坝施工现场,水电八局员工正在放样

水电八局科研设计院:玩跨界,更要做好专业

 

    二十年前,大学毕业的赵泽宏对新单位中国水利水电第八工程局有限公司(下称水电八局)的第一印象,就是一家名副其实的水电工程施工单位。用他的话说,水电八局做的业务除了水电站还是水电站。
二十年过去了,身为水电八局科研设计院副院长的赵泽宏,印象中的水电八局已发展成为国内水利电力、国际、国内基础设施、铁路、投资等多板块业务竞相发展的“大土木”公司。与此同时,跟随水电八局的发展脚步,科研设计院除了承接传统的国内外水电业务,还承揽了国内基础设施、铁路、市政工程等非水电工程业务。
    通过跨领域发展,科研设计院“玩”出了新花样,年产值逐年提升。然而,单位的成长,并没有让科研设计院忘记初心,把为水电八局做好专业服务视为单位的出发点。

 

整合测量队伍,组建测绘中心
    1952年,在荆江分洪工程工地,毛泽东主席为参与工程建设的三十万军民亲笔题词:为广大人民的利益,争取荆江分洪工程的胜利!在这三十万治水大军中,有一支新中国最早组建的水利水电机械化专业施工队伍,她就是水电八局的前身。与此同时,为了工程建设的需要,水电八局组建了专业的测量队伍。
    带着毛主席亲笔题词的锦旗,水电八局的测量队伍开始走向全国,先后承建或参与建设了水利水电工程300余项座,中国十大水电站参建其九,其中包括三峡工程、溪洛渡水电站、白鹤滩水电站、大藤峡水利枢纽工程、大朝山水电站、洪家渡水电站、二滩水电站等。值得一提的是,水电八局测量队伍是三峡工程建设主力军和第一度电的生产者,承担了船闸和左右岸厂房的施工建设。而三峡工程是赵泽宏参加的第一个水电站建设。他这一干就是整整六年。当工程结束后,赵泽宏赚得人生的一桶金也仅有3000元,但他却很知足。   “我在三峡不是为了要挣到钱,而是去学习,学工程的规范、流程等。因为三峡工程是从规范性来讲,对水电测量行业来说是一个引领,并且是今后所有水电站的规范。因此能参加三峡工程是我人生中最大的幸事。”赵泽宏说。
    然而,水电八局测量队伍取得的成就,并不能掩盖其存在的问题。由于水电八局的测量项目都是由各承接单位自行组织测量队伍进行现场作业,形成了测量队伍“单打独干”的局面,不利于测量队伍的管理和资源的合理分配。为此,2006年,水电八局成立了测绘中心,与科研设计院合署办公。至此,水电八局结束了长期以来测量队伍“单打独干”的局面,实现了人才和资源的整合,测量业务发展迎来新面貌、新跨越。这在赵泽宏看来,不仅是水电八局测量队伍走向了专业化发展的道路,而且实现了资源共享,更有利于发挥测量专业优势。

发展非水电业务
    组建后的科研设计院,在承担水电工程的同时,积极“走出去”,走出水电行业,走出中国大门。一方面发展非水电业务,另一方面开拓国际业务。
    非水电业务方面,科研设计院先后在全国二十多个省(市)承建了基础设施工程200余项,其中包括广西水南互通高速公路、新疆阿喀高速公路、福州绕城高速、深圳茅洲河水环境综合治理、江苏如东风电工程、深圳地铁1、5、7、10号线、武汉地铁8、11、21号线、长沙地铁4号线、福州地铁6号线等项目,业务领域涉及房建、市政、公路、风电、地铁等多个行业。
    开拓国际业务方面,科研设计院跟紧水电八局拓展海外市场的步伐,先后承建了马来西亚沐若水电站、厄瓜多尔美纳斯水电站工程、柬埔寨甘再水电站、加纳布维水电站、印尼东加火电厂、委内瑞拉圣坎高速公路等工程70多项,涉及水利水电、火电、光伏、市政、铁路、公路、冶炼、石化、农业基础设施等诸多领域。
    同时,依托工程建设的经验,科研设计院发展了铁路业务,承建了浙江衢常铁路、京沪高速铁路、佛肇城际铁路、石济铁路、青连铁路等项目。可喜的是,赵泽宏参与的京沪高铁项目,是唯一一家连续3次荣获京沪指挥部“绿牌”奖励的测量单位。
    在总结科研设计院能够在不擅长的非水电领域开花结果的原因时,赵泽宏给出了以下理由。第一,作为大型国有企业,科研设计院具有团队管理优势;第二,技术实力突出。母公司水电八局是中国电建集团唯一拥有水利水电工程施工总承包、建筑工程施工总承包两项国家“双特级”资质的公司;第三,资源优势。政府、银行和业主更加愿意和大型国企合作。

创新项目全生命周期考核
    为了实现单位的持续快速发展、做大做强做优的目标,科研设计院于2015年推出了项目全生命周期考核。赵泽宏介绍,考核以签定《项目管理目标责任书》和交纳风险抵押金的形式,明确公司、分公司与项目经营者的责权利,力求责任与权力匹配,利益与风险共担,效益与利益挂钩,且把责任落实到具体的人员上,把利益量化到具体的数字上,形成权责对等、利益共享、风险共担、激励与约束结合的机制,从而推动公司集团化管控、法人管项目等项目管理体制机制的变革,倒逼项目经理团队职业化专业化以及分包采购大平台的建设,强化法律、纪检监察、审计保障。
    相较于传统的分段考核办法,项目全生命周期考核办法有两大优势。第一,提升项目的管理水平。“项目全生命周期考核赋予了项目一定的权利,包括用人、成本、设备等自主权,这样就能根据项目的需要进行科学决策,合理配备项目所需人力物力财力。相反以前都是公司统一调配人力物力财力资源,不利于管理。”赵泽宏说。第二,提升项目的效益。“全生命周期考核是从项目开始到结尾的整体考核,通过赋予的自主权,需要自己去把控项目的成本,因此能最大程度防止资金浪费,从而提升项目效益。”
    项目全生命周期考核得到了水电八局的高度重视,公司10个板块或专业公司均已于2016年正式发布了《项目全生命周期考核管理办法》或《项目全生命周期考核实施细则》等制度,开始实施项目全生命周期考核的项目已达86个。
    项目全生命周期考核的全面落地,让赵泽宏很是欣慰。他指出,今年水电八局将一步提升与强化实施项目全生命周期考核的战略,把2017年确定为项目履约提质年,把项目全生命周期考核作为激发项目活力、提高项目效益的重要举措和“抓手”,全力推进项目全生命周期考核工作的快速落地和全面实施,实现企业与员工发展的共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