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制之后,水利水电勘测设计单位今如何?

分享至:

 

□采访/本刊总编 胡炜  本刊记者 何溪 余恬怡 撰稿/本刊记者 李威

华东勘测设计研究院实景

    2003年的一天,刘虎结束了一趟出差回到天津,照常去上班,照常来到洞庭路60号的大院,路过单位门口的时候,愣了一下。
    原本再熟悉不过的“水利部天津勘测设计研究院”的牌子,此时被一块“中水北方勘测设计研究有限责任公司”的牌子悄然代替。那一刻他恍了神,“好像一下子变了什么。”
    他不是没有做好这种准备。
    1999年和2000年,国务院先后下发《关于工程勘察设计单位体制改革若干意见的通知》和《关于中央所属工程勘察设计单位体制改革实施方案》,拉开了水利勘察设计单位体制改革的序幕。各大型水利勘察设计单位,省、直辖市逐步推进水利勘察设计单位的体制改革,将原事业单位改制为国有企业。
    一时间,各个水利勘察设计单位紧锣密鼓地推进改制工作。随后几年,原水利部直属和原中国水电工程顾问集团所属的勘察设计单位,绝大多数改制成了企业。
    时至今日,距离集体改制已有些年头,这一列曾被许多人视为先锋号的列车,载着无数人的思索行进着。有些人已经上了车,有些人还在观望着,而有些人开始厌倦了旅途,希望能够回到最初的地方……那么他们的今天,究竟过得怎么样?

国办发[1999]101号文件
    国办发[1999]101号文件,影响了很多人的职业生涯。
    这个《关于工程勘察设计单位体制改革若干意见的通知》,明确了工程勘察设计单位改制的目标,将很多此类单位的改制工作提上了日程,其中也包括水利勘察设计单位。
    中央所属的水利工程勘察设计单位首当其冲,很快被要求推进改制事宜。其中,水利部直属事业单位所属的勘察设计单位:长江水利委员会长江勘测规划设计研究院,于2004年底正式改为企业。黄河水利委员会勘测规划设计研究院、天津水利水电勘测设计研究院、东北勘测设计研究院、珠江水利委员会勘测设计研究院、淮河水利委员会规划设计研究院,已于2003年底前改企转制为有限责任公司,并依据《公司法》建立了法人治理结构。原中国水电工程顾问集团所属的水电勘察设计单位,几年前已全部完成改企进入市场,从计划经济体制转变为自行到市场上找任务、参与市场竞争。市场竞争机制初步建立。
    相比于中央所属水利单位的雷厉风行,各省市的水利水电勘测设计单位改制的步伐明显慢了许多。在23个省级水利水电勘测设计单位中,只有河南、江苏、宁夏等几省水利水电勘测设计单位改制为有限公司。
十数年的时间,各水利勘测设计单位根据自身特点和社会经济环境,分别以不同形式完成了体制改革。据了解,改革之后的企业一般分为以下四种形式:其一是国有独资企业,单位体制由事业改为企业,分别为政府、行政部门、国有企业控股,资产基本国有化。其二是国有投资多元化有限责任公司,单位体制由事业改制为有限责任公司,单位资产全为国有,分别由水利部制定的事业单位(国有企业)持有。其三是民营有限责任公司,目前已改为民营有限责任公司的企业,其股权结构形式大体有两种,分别为企业职工全员持股和企业经营层控股。
    综上不难发现,大型水利勘察设计单位的体制改革以国有全资为主,或行政单位、国有企业组合控股,少部分省级设计单位则改制为企业职工全员持股或国有资本组合控股。

站在改制的路口
    在彼时的官方报道中,多见“解放生产力”、“调动积极性”的字眼。然而实际中,这个过程并非那般顺利。很多人开始“水土不服”,有些甚至“叫苦连天”。
    “一提出要做这个事情,领导班子就面临‘三大难’。”水利部某勘察设计单位内部人士透露说。他口中的“三大难”,一是离退休人员的待遇问题。劳社部发[2002]5号文件规定,对于改企前退休人员是否享受国家或地方出台的事业单位工资福利变动,视各单位经济情况自定。“这个‘视各单位经济情况自定’就不好掌握了,”该人士说,“你自己认为单位经济不好,离退休人员认为单位经济很好。”二是政策缺失问题,根据文件规定,勘察设计单位改企后,退休人员出现的“企事业差”由原单位视经济情况后,自筹资金解决。这又成了不好掌握的尺度。三是分流职工经济补偿问题,如何采用多种途径做好主辅分离,辅业改制分离移交市场化改革等,解决好企业富余人员的安置问题,也成为企业改革的痛点。
    “出现了很长的适应期。”浙江华东测绘地理信息有限公司(下称华东院测绘公司)副总经理林永钢说。现被业界视为改制成功典范的中国电建华东院,也曾经历过这种阵痛。林永钢对此深有感触:“有些年纪大的人,吃了半辈子国家粮,现在忽然要靠自己了;年轻的就想,我就是奔着国家编制来的,你现在改制了,我还混个啥。”除了观念上的挑战,市场前景也很茫然。“彼时,单位的主要业务还集中在水电领域。大家认为水电搞得很好,不愿意再拓展新领域。”林永钢说。
    市场的茫然、思想观念的挑战、人事关系的变革,都在撩拨着站在改制路口的水利勘察设计单位的神经。但改革的大潮已经来到,身处其中的人都无法摇摆,只能顺风走。
    庆幸的是,虽然众多水利勘察设计单位在改制初期经历了转型的阵痛,但生产关系的变化、职工积极性的提升、单位业绩的显著增长、个人收入的稳步提升,让越来越多的人,尝到了改制的果实。这些原先只懂服从分配的人们,开始对事业有了更多的思考。

华丽转型or顾虑重重
    现被业界公认为改制范本的华东院,一直以来在市场方面都“走得快了一步”。在其他单位还在向国有企业方向改的时候,华东院的诸多辅业单位已经改成了民营企业。
    从时间上能够看出,华东院在响应“主辅分离”的号召方面行动得很快,2004年11月,华东院将12家辅业单位纳入改制范围,全部改为非国有的公司制企业,746人与华东院解除了劳动合同,华东院减员50%。
    这其中就包括测绘公司。
    “‘主辅分离’后,华东院没有义务再把项目给我们,一切都要去市场找。”林永钢回忆道,在“市场为王,订单第一”的理念指引下,“无论是否水电领域,只要是合适的测绘业务,我们都去放手一搏。”
    为了提高员工的积极性、加快开拓市场,华东院测绘公司实施了一系列举措:收入待遇向一线员工倾斜,尤其加大对偏远地区和海外出差人员的补贴力度;加强高科技仪器装备的引进;建立适合现代企业运作的人才梯队,建立导师制的传帮带机制;加快开拓非水电领域如市政工程、地籍测绘、海洋测绘等领域的业务。
    改制后的十几年间,华东院测绘公司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公司业务遍地开花,职工精神面貌焕然一新,产值逐年增长。改制前,测绘公司全年业绩3000多万元,2016年的产值达1.4亿元。
    在华东院测绘公司民营化经营蒸蒸日上之际,事情在2016年忽然起了新变化。
    这一年,在“央企整合、国企重组”的大背景下,华东院测绘公司再次被收归国有。对这个变动,业内褒贬不一。
    有人认为这是个不太乐观的信号。中国电建某家改成国有企业的设计院的一位内部人士说:“国有企业很难将市场视为第一要务。大家最关心的是怎么把上面的文件学习下去,把上面的要求落实下去。”他透露,单位里很多中标的项目,若其他民营单位来做就能赚钱,国有企业做就赚不了钱。“没办法,我们的成本太高。党团、工会、办公室、离退休处这套系统都要维护。”
    也有人认为这是个好兆头。已改成民营企业的中国电建成都院下属的测绘机构——四川中水成勘院测绘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向发廷说:“员工多数希望能够收回去。毕竟是国企,不管市场怎么样,基本待遇还是能够保障的。有些年轻人有发展的需要,在国企做个科长处长还是有机会的。这些是民营企业给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