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首语】我们为谁做科研?

分享至:

 

 
       近几年,从手机约车、拼车出行到覆盖公共交通“最后一公里”的共享单车,全民进入了共享经济时代。然而,共享经济的出现,却让测绘地理信息行业陷入了尴尬境地。因为无论是汽车用到的导航地图,还是共享单车用的定位技术,这些都是产自于测绘地理信息行业。但事实上,共享经济却不是测绘地理信息行业人最先发起的。
 
       要知道,2016年分享经济实现市场交易额达3.45万亿元,参与分享人数达6亿,一跃成为了推动我国经济平稳增长的“生力军”。
 
       痛失好局,这不得不引起测绘地理信息全行业的反思。对身处行业上游的科研人员而言,尤其是本期选题聚焦的测绘科研中坚,要认真思考“为谁做科研?”这个话题了。
 
       一直以来,我国测绘地理信息行业的科研人员一直是“顶天立地”做科研。所谓“顶天”,就是面向世界科技前沿,致力于行业未来发展;所谓“立地”,面向国家战略需求,想国家之所想、急国家之所急。
 
       于是,我们看到,在建国初期,以夏坚白、方俊、王之卓、陈永龄为代表的测绘先驱们,以面向学术最前沿和推动测绘科学发展为己任,积极科技创新。同时,这时期为保障国家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急需,测绘人先后建立了全国范围的基本大地控制网,确定了“1954年北京坐标系”、“1956年黄海高程系”和青岛水准原点。为提高测绘精度,又建立了新的大地坐标系和地心坐标系。最令国人骄傲的是测绘人自主测定了珠峰高程为8848.13米,改写了英国人对珠峰的测绘记录。
 
       随后,宁津生、许厚泽、陈俊勇、李德仁、张祖勋、刘先林、刘经南等接班人,在大地测量、摄影测量与遥感、地理信息系统、导航定位等领域继续秉承“顶天立地”科研理念,通过在地球空间信息学的理论创新、集成创新和协同创新,航测仪器的研究,数字摄影测量软件,卫星定位应用等方面取得的科研成果,不仅解决了国家重大需求的工程技术难题,而且使我国测绘地理信息事业赶上了世界先进水平。
 
       如今,通过对话,以龚健雅、李建成、李成名、童小华、姜卫平、唐新明为代表的测绘科研中坚力量,他们的科研工作依旧围绕“面向国家重大需求,瞄准国际学术前沿”展开。他们自主研发的GIS基础软件与网络服务平台以及遥感地面处理系统,解决了国家重大需求;研制了我国自主的全球重力场模型,解决了区域精密数字高程基准确定的多项难题,使我国在该领域的研究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创造性提出的地形图非线性保密处理技术,解决了地形图保密和社会化应用的难题,催生和推动了我国导航产业的发展……
 
       事实证明,“顶天立地”的科研工作,让我国测绘地理信息事业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然而新的形势不允许我们的科研工作一成不变。正所谓:“变则通,通则久。”只有跟上时代的步伐,测绘地理信息行业才能做大。
 
       那么,科研工作该怎么变?
 
       换言之,我们该为谁做科研?依据新形势,科研工作除了为“顶天立地”工作,还需要“惠民”,即面向国民经济主战场,用测绘地理信息为老百姓谋福利,避免共享经济的尴尬再次发生。
 
       而服务国民经济主战场,就必须加快推进科研成果转化。这就要求我们的科研工作不能仅满足于提出新想法,写出技术报告、发表科研论文、形成专利,更要通过关键技术的研发将科研成果快速转化为生产力。
 
       庆幸的是,我们的测绘科研中坚力量中,有些人已经在“惠民”的路上摸索前行着。例如中国测绘科学研究院副院长李成名设计的智慧城市时空信息云平台,让老百姓在衣食住行用、吃喝玩乐购享受地理信息带来的便利;中国科学院测量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员袁运斌承担的“协同精密定位技术”国家重点研发计划专项,将研究对象聚焦到国民经济主战场上,该研究旨在更好地解决卫星导航星座信号到达用户移动终端“最后一公里”问题;中国矿业大学环境与测绘学院副院长王坚参与的国家重点研发计划“室内混合智能定位技术”课题,通过,攻关室内外一体化、无缝、稳定亚米级的定位等关键技术,建立特大型体育场馆、机场、商城等多场景应用示范系统,为大众生活服务。
 
      科研工作既要仰望星空,也要脚踏实地,这是时代赋予我们的责任。而这种责任,应该是不分时候,没有条件。什么时候,老百姓离不开测绘地理信息,我们也不用绞尽脑汁拓展测绘地理信息服务内容,那这个行业便有了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