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行发:从普罗旺斯归来的遥感专家

分享至:

 

□组稿/本刊记者 沈峰
本文整合自人民政协网、中国科学报


【人物名片】顾行发,中科院遥感与数字地球研究所副所长,“高分辨率对地观测系统”应用系统总设计师,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获得者。

 


       顾行发,从一个坐着拖拉机到武汉上学的孩子,成长为一位得到国际遥感界认可的杰出科学家;从最初只想回国参与祖国航天计划的研究者,到现在能够直接参与国家重大科研专项的决策者和实施者,一路走来,历尽艰辛。


       有人问过顾行发,当初放弃法国的优厚待遇、义无反顾回国搞科研是否后悔?他说:“也许你们不信。普罗旺斯是一个美丽的梦,但我从来没后悔过。能为祖国做事,是我们这一代人最大的荣耀。”


仰望天空的男孩


        “小时候喜欢看飞机画线,感觉很神奇。天空那么大,神秘莫测,我就是单纯的喜欢,想探究神秘的地方。”


       顾行发的老家在湖北仙桃市杨林尾镇,家里兄弟姐妹5个,父亲是一名普通工人,母亲靠卖苦力来贴补家用。小时候家里生活困难,年幼的顾行发在放学后坐在15瓦的灯泡下编芦苇,来缓解家里的拮据生活。虽然日子过得并不富裕,父亲却很支持顾行发的学习,给他订阅了《解放日报》和《参考消息》,这些报刊在那个信息极度闭塞的年代让顾行发看到了不一样的世界。


       1977年,国家开始恢复高考,刚读高一的顾行发决定参加考试。由于“文革”的影响,他连数学中的对数、物理中的欧姆定理这些基本知识都不知道,结果落榜了。顾行发并没有放弃,重振旗鼓,继续为自己的航空航天梦奋斗。在夏日持续高温的湖北,他常常一个人在屋子里汗流浃背地看书。功夫不负有心人,1978年夏天,16岁的顾行发以杨林尾中学第一名的优异成绩顺利考上了武汉测绘学院(1985年更名为武汉测绘科技大学,2000年并入武汉大学)。  


       顾行发报考了武汉测绘学院航空摄影测量系,入学后却发现这个专业跟航空航天基本上没什么关系,只不过是通过飞机拍摄的照片进行绘制地图。直到后来学习了一门遥感课,年轻的顾行发才终于知道自己想要追求的是什么。“这门课程不是一门主课,但我学了以后感到,自己就想一门心思搞遥感,到老都要搞遥感。”为此,顾行发经常跑去图书馆看遥感方面的书,甚至还逃过别的课。“在图书馆看书时,发现了《遥感手册》,我冥冥中感到这就是我的理想。”幸运的是,他遇到了遥感生涯的启蒙人边馥苓老师,这令一个连飞机都没有见过的少年对航天技术产生了强烈的向往和崇拜,更坚定了他的信念。


       大学毕业后,顾行发被分配到国家测绘局(后更名为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测绘科学研究所航空摄影测量室工作。在一次航空摄影测量作业中,他发现拍摄的照片不够均匀,中间白,四周黑,而当时又没有计算机进行图像处理,他根据光晕原理,用磨片将照片剪成不同厚度,以此来模拟数学规律。这项技术不仅得到老师的赞赏,还获得了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并被列为创新点之一,当时顾行发才20岁。


        回顾这段贫穷却幸福的时光,顾行发深有感触:“我得到了父母的支持,得到了老师的指导,更得到了时代的眷顾。如果没有改革开放,没有恢复高考,我也许跟其他年轻人一样上山下乡,或许就此扎根农村,那么人生轨迹就完全不同了。”老师的无私指导、父母的悉心培养,让一个小乡镇里的普通孩子有机会走入繁华的大城市。  


普罗旺斯的旅人


       “普罗旺斯是一个美丽的梦,但我从来没后悔过。能为祖国做事,是我们这一代人最大的荣耀。”


       1986年2月,法国发射了SPOT卫星,测绘能力全球领先,当时中国高科技还严重滞后,迫切需要培养一批测绘相关领域的人才,国家测绘局等相关部门计划选送一批青年技术骨干出国深造。24岁的顾行发当时还是测绘科学研究所的一位助理工程师,有幸入选公派出国名单,被派往法国巴黎第六大学地质系攻读遥感应用硕士学位。“出国名额很紧张,航测研究室的杨明辉老师认为我有潜质,就把他们部门的指标让给了我。”


       身在异国他乡的顾行发遇到了各种困难。不懂法语的他,上课什么都听不懂,笔记不会抄,专业成绩不理想,分子光谱这门课程最高20分,而他只能拿到3分;学校里可供学习使用的计算机数量有限,白天都被学生占满,他常常在半夜两点起来用;身上的钱有限,他不得不经常整本整本地复印专业书籍。正是这种学习劲头和钻研精神,顾行发的成绩逐渐提高,最后得了很多“优秀”。


       海外求学期间,顾行发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当时法国卫星是靠美国卫星进行定标,可借鉴的资料非常有限,于是顾行发在马赛附近选择实验场地,出色完成了法国卫星的校正工作,弥补了法国这一技术的空白。随后,顾行发又开始试图校正美国卫星,发现有一个波段的差异非常大。在接到顾行发的测算结果后,美方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并对数据进行了修正,他们感到意外:“发现问题的竟是中国人”。


       这两件事让顾行发在业内名气一下响亮起来,并因此受到法国政府的青睐。1991年获法国巴黎第七大学物理系遥感物理学博士学位时,顾行发被法国政府真诚邀请留法工作。2年后,顾行发被聘为法国农科院研究员终身职位。此后的10年,顾行发一直定居在薰衣草的故乡——法国普罗旺斯。而2003年世界遥感大会的召开,打破了这一片紫色花海的平静。


2003年世界遥感大会在法国举行,不到1000人的大会,中国有300余人参会,但没有一篇文章用中国自己的卫星数据,没有一个人介绍中国自己的对地观测卫星计划,这让他很不服气:“没有一个人的研究成果是根据中国遥感卫星做的,就连一些很小的国家都有自己的卫星应用计划。什么时候中国自己的航天遥感在世界上能够占有一席之地?”回忆起这段历史,顾行发明不免有些激动:“我不相信中国不能发出自己的声音。我要回去,做中国自己的航天遥感。”


中国遥感的造梦者


        于是,顾行发回来了,在中国科学院的“百人计划”项目资金的资助下,开启了他的中国遥感梦。


       刚回国的时候,顾行发仅仅是一名普通的研究员。对于个人,他没有过高的要求,其他研究员有什么,他就有什么,其他研究员没有的,他一概不主动要求。“很多人都以为,回国就要有一个很好的外部环境,才能回来做好工作,我要告诉他们,先扪心自问,别一张嘴就要各种待遇,你们想想自己为国家做了多大的贡献?”


       21世纪初期,留学回国的“海归”几乎成为“香饽饽”,但顾行发并没有受到优厚的待遇。实际上,单位给顾行发分了一套只有30几平方米的房子,各方面的硬件条件都十分差劲。“水龙头一扭都被扭断了,连抽水马桶,我也是一年半载之后,才知道这里面的水是温水,因为冷热水都是混的……”顾行发风趣地说:“当时小区到晚上12点就关门了,但我早就习惯了一直工作到凌晨1点。不得已,每次都得翻墙进大院,并用绳子捆好自行车拽上来翻过墙去,免得被偷,还要摸着黑,爬楼梯到13层的宿舍。”


       当时没有人知道,顾行发在回国之前,定居在法国普罗旺斯时就已经住在拥有大草坪的别墅里,但在顾行发看来,既然决定回国发展就不应再顾念曾经的优越生活,一切要扎扎实实从零做起。“有人说我回国是吃饱了撑的,但我却想,回国就不要讲牺牲,工作就不要讲贡献。”


       推开一扇窗户,看到全新的世界。顾行发让中国遥感事业在世界舞台上绽放出光芒。在中国自主卫星应用处于一穷二白的状况下,他牵头组建了中国遥感应用“三大机构”———国家航天局航天遥感论证中心、遥感卫星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国家环境保护卫星遥感重点实验室。他还主持、参与“十五”以来几乎所有中国自主遥感卫星的重大科技项目与规划决策工作。他为祖国遥感事业作出的贡献,也得到了党和国家的肯定。顾行发先后获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科技奥运先进个人、中科院先进工作者、中国侨界杰出人物提名奖等多项殊荣。不久前获得的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又为他的科研生涯增添了光彩的一笔。


       回忆起这些年的时光,顾行发说,“我只想做番事业,想为中国自主设计自己的对地观测系统。当个人的发展与社会、国家需求相一致时,就一定是最好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