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成:在学术的路上永远年轻

分享至:

 

□组稿/本刊记者 王洁
本文整合自武汉大学新闻网、 广州日报


【人物名片】李建成,中国工程院院士,武汉大学副校长,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主持国家“973计划",“863计划”、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研究,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获得者。

 


       2011年12月8日,46岁的李建成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李建成的名字前面总是带着“最年轻的院士”这一修饰语。


        回顾他的科研道路,不难发现他总是与“破格”、“年少有为”这些词语关联在一起。


       31岁破格晋升为教授,32岁获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资助并入选测绘系统跨世纪学术带头人,33岁入选全国百千万人才工程;34岁获第六届中国青年科技奖,被评为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35岁获湖北省首届五四青年奖章,其间多次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46岁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成为我国测绘领域最年轻的院士。


       但在李建成的眼里,他已经不再年轻,“虽然大家都称我是年轻院士,实事求是地说,从年龄上讲,我已经不年轻了。但在学术的道路上,我感觉自己还是一名新兵。”


求学之路借东风


       与大多数同龄学者一般,李建成的人生简历并无什么特别之处。上世纪80年代进入大学,他在本科、硕士到博士的人才线上走过一圈,然后留校任教,负责科研项目……


       1987年,在武汉测绘科技大学(2000年并入武汉大学)完成本科学业后,李建成师从王昆杰教授继续硕士学业的攻读。1990年拿到硕士学位后,他顺利成为宁津生院士的第二位博士生,开始研究地球重力场这个当时比较冷门的专业。


       一路顺风顺水的背后,是特殊的时代背景。“相对来说,我这一代很顺利,不像很多前辈,受‘文革’影响很大。”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由于“文革”的影响,学术界断层现象非常明显。改革开放后,掀起了新的留学热潮,这在国内又是一个人才的断层。“两个断层,给我们60年代出生的人创造了机会。”借此东风,早在1995年,当时还是30岁出头的李建成从讲师直接晋级为教授。短短三年后,他被评为博导。这在学术界并不是常见的现象,比起外人评价他“年少有为”,李建成更为谦虚地坦言:“我那一代人,真的是遇到好机遇。”


        这样的好机遇体现在两方面。


       一是破格提升为教授的主要原因是在上世纪70年代末恢复高考制度后的一大批人才,都选择在改革开放的政策下出国深造。于是高校中出现了人才断层的现象,因此李建成能够“幸运”地晋升为教授。


       二是李建成幸运地避开了如今遍布高校的“量化考核”之风。学者不必受到成果、论文等因素的牵制,而能够在自己科研生命的黄金期沉下心来埋头做学问。对于如今盛行高校的“量化考核”风气,尽管李建成并不认为这样的风气百害无一利,但他也不得不承认高校之中学术的功利性由此滋生成长,对成果和奖项的执念会损害学者纯粹的治学之心。


       “应该说,我们现在还没有融入国际学术界的主流,所以大家都很着急,急着要出成果,很多时候就忘记了科学发展首先要做的其实是基础性的东西。”


       “但学术跟很多东西不一样,它需要扎扎实实,一步一步。我国历史上偏重人文的发展,科技发展直到辛亥革命后才规模化地引入,时间只有短短百年,应该说,取得的成就已经不小了,但千万不能急功近利,不然可能适得其反。”


        在李建成的世界里,学术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事物。做学术的人,毫无捷径可走。


二十年磨一剑


       不走捷径的李建成,比起青年时期就如搭载了火箭一般升为教授的速度,他在测绘科研的道路走得更长却也更远。


        李建成的代表性成果“大地水准面精化”,从开始到结束,整整耗费了近二十年的时间。


       这项成果是李建成与导师宁津生、晁定波、王昆杰等学者一起共同完成的。李建成的目标就是用现代理论、技术得出一个全国统一且精确的“大地水准面”。这一看上去十分专业的名词后面,其实能够解决许多测绘领域的难题。没有统一的大地水准面,就无法得知海拔高度。为了定出一个起始面,假设海平面是一个静止不动的水面,那这个水面就是大地水准面。有了精确的全国大地水准面,许多难题将会迎刃而解。


       在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国用传统办法得出的大地水准面精度一直局限于3到6米。这一局限被李建成打破了。经过长时间的研究,李建成等人终于将全国大地水准面精度提高到了0.3米,实现了从米到分米的突破。更值得一提的是,国际上尚且以“厘米级”为世纪目标,李建成在部分城市的计算精度已经达到毫米级别。这一具有跨时代意义的成果已经大规模地在我国多个省市区域的大地水准面精化工程进行推广,产生了巨大的社会、经济效益。


       业内因李建成在“大地水准面精化”的成果,称他为我国大地水准面工程化应用研究的主要开拓者,解决了精密区域大地水准面确定的多项理论和技术难题,完成了从米、分米、厘米、亚厘米的三次大跨越。


       李建成的恩师宁津生院士评价他在该领域取得的突破,“只用GPS卫星接收机和求出的全国大地水准面,就能直接测出各类工程建设所需要的海拔高度,这在过去是想都不敢想的。”


       “大地水准面精化”的巨大价值除了体现在实际工程中,面对天灾人祸,更体现其价值所在。


       2008年汶川地震救援工作中,灾区应急通道建立和堰塞湖水位实时监测的工作都必须通过精确定位来完成。但在因为地震发生巨大地形变化的灾区,按照传统办法进行测量定位,将浪费宝贵的救援时间。而采用了“大地水准面精化”的技术后,李建成仅仅用了15天就对灾区完成了“数字化基准”重建工作。这在争分夺秒的救援工作中,无疑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这一技术在后来的玉树、舟曲地震同样得到了广泛使用。


永远年轻,永远热忱


       李建成身边的人都说他是一个执着的人。


       1990年,“大地水准面”还只是测绘教材中的一个名词,鲜有人问津。他毅然决然地潜入了“大地水准面”的学术深海之中,这一潜就是二十余年。


       同窗好友们评价李建成,“从他光着膀子运算数据的那股劲看,就知道这小子终会成功。”当李建成的同学在炎热的夏天经过他的宿舍,第一眼总能看见他在计算机前汗流浃背的身影。一个深夜,李建成兴冲冲地敲开自己的同窗闫利教授的宿舍大门,“炫耀”自己终于用攒了很久的钱买到了一台接近三万元的计算机。


       学生们评价李建成,“只要不出差,永远可以在办公室找到他,哪怕夜里11点。”对于李建成来说,通宵计算和周末加班已经习以为常。高强度的工作力度促使李建成不能放弃日常生活中的分分秒秒,哪怕是等车、候机的时间,他都要充分地利用。每次出差的车路上,李建成都会拿来推算公式。这已经成了他的爱好。


       李建成身边的人也说他是一个细心的人。


       李建成的学生们都认为,不仅在学术上他是一个严谨认真的导师,在生活中他更像是心细如发的长辈。


      在学术上,李建成的口头禅是“细节决定成败”,他对学生的要求也更为严格。曾经有参与课题的学生高兴地向李建成汇报,“精度达到1.5毫米了!”李建成却只是回了一句,“向1.4毫米努力!”与学生一起在计算机上编程序写代码,他连一个空格的错误都不会放过。


       在生活上,李建成总能照顾到学生方方面面的需求。学生生病住院,他不仅前去时时探望,还总是替学生负担医疗费用。学生有出国留学的计划,他不仅为学生联系好英语口语培训课程,还亲自送学生去上课。对于毕业的学生,他更是毫不吝啬地为学生写出国推荐信……


       凭着对学术的热忱和执着走到了今天,李建成曾在一篇文章中写道,“我是一名战士,一名在人生的沙场上、在科学的重任中顽强不屈的战士;我希望自己是一名奋斗不息的永远的战士,为社会做出的贡献多些,再多些。”


        在学术的道路上,永远年轻,永远热忱,这就是李建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