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华意:做简单的人,做不简单的事

分享至:

 

□采访/本刊记者 何溪 撰稿/本刊记者 李威
 
【人物名片】吴华意,武汉大学测绘遥感信息工程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创新团队)骨干成员,国家科学技进步二等奖获得者。
 
 
        吴华意只有两双鞋,一双在外面穿的皮鞋,一双在家里穿的拖鞋。他总是等皮鞋穿坏了,直接去商场买了换。他的衬衫也只有那一款,去商场都是一口气买五件一样的,“(这样)省心,每天也不用想我要穿什么。” 
 
       生活中的吴华意很简单,工作中也是,“凡事不喜欢想太多。”小时候就是卯着劲儿学习,一口气考进复旦大学,再被推免到武汉大学读硕士,后到原武汉测绘科技大学(后并入武汉大学)攻读博士。后来又去加拿大做博士后,被多次挽留,但他终究还是选择了回国工作。
 
        他长年从事GIS研究,研究的“地理信息服务质量的理论与方法”、“分布式与高性能地理信息计算”、“时空大数据关联分析与知识挖掘”等课题,让人“不明觉厉”。他埋头进去,乐此不疲。“973计划”、“863计划”、各类基金项目,由他主持和参与的就有30多项。他拿过三次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是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创新团队)中的骨干成员。很多媒体想要采访他,基本被他婉拒。
 
        做事、做不简单的事;少说、不说没用的话,是他的一贯作风。“你做得好,不说大家也知道;你做得不好,说再多终究也不好。”
 
一路成长,一路“学霸”
 
        吴华意出生在浙江省东阳市,那里是全国闻名的“教授之乡”“博士之乡”,自古以来就有“兴学重教、勤耕苦读”的传统,明代开国文臣宋濂所撰写的《送东阳马生序》,数百年来脍炙人口。历史上,东阳进士题名共有305人。近代,东阳被誉为“百名博士汇一市、千位教授同故乡”,至今在全世界各地工作学习的东阳籍教授、博士有三千余人,院士11人。在这里,即使是文化大革命运动最激烈之时,能读书、会读书、读好书也是父母值得荣耀的事。在这里,不管生活多困难,人们总是把教育放在首位,再穷也要让孩子读书。
 
       吴华意出生于文化大革命的年代,幸运的是,文化大革命在他的少年时代就已结束。随着高考的重新启动,整个社会呈现新的气象,人们如饥似渴地汲取知识。吴华意聪明,脑子好使,喜欢读书。从小学一年级开始,他就一直是班级第一名。到了初中,他是快班的尖子,在初中的一个学年,他囊括了年级总分第一、各个单科第一等十几个奖项的大部分。那时候农村里还很穷,铅笔盒实属“贵重物品”,这些奖励为吴华意带来了软塑铅笔盒、卷笔刀、彩笔、香味橡皮、书包等一堆“贵重物品”。
 
       1984年9月,吴华意以全市理科总分第一的成绩考入复旦大学统计运筹系。1988年毕业后,他被推荐免试到武汉大学统计学系攻读概率论与数理统计专业理学硕士学位,师从我国多元统计分析领域的名师张尧庭教授。
 
       在统计领域里顺风顺水的吴华意,此时并没有想到自己会进入测绘地理信息领域。直到1991年硕士毕业,他因偶然机缘入职湖北大学从事区域规划教学与研究工作。由此,他开始了与测绘地理信息的长期“亲密接触”。
 
       “刚开始不知道什么叫区域规划,没有概念。”他笑着回忆道。对于统计学出身的他来说,计算机、建模、数学是他的强项,但说到投影、制图、测量,他还感到很新鲜。便是在那时,他联系了武汉测绘科技大学的李德仁院士,攻读摄影测量与遥感方向的博士。对GIS萌生兴趣的他此后一发不可收,先去了香港理工大学土地测量和地理信息系做访问学者,后赴加拿大约克大学地球空间信息与通信技术实验室做博士后、高级研究员和项目负责人。在加拿大,他带领一个十余人的团队研究开发了当时最尖端的网络三维地理信息系统,通过整体结构的优化和团队的努力,性能和交互界面能力,都达到了国际领先水平。
 
       转眼到了2003年4月,吴华意与约克大学的第一个合同到期了。他执意要回国,对方竭力挽留,他没办法,分别与对方续了两次3个月、2个月的合同。过了几个月,正巧李德仁院士和龚健雅院士去加拿大开会,不由分说就把他“抓回来”了。
 
       “那时候加拿大的科研环境比国内还是好很多,”他说,“但我还是想回来。想法也很简单,我就一个农民的孩子,国家培养了我这么多年,我应该回来做点事。”
 
让成果来见证
 
        他重新回到了武汉大学测绘遥感信息工程国家重点实验室,阔别两年,很多东西依然熟悉。
 
       “如果说国外深造的两年给我留下了什么印象深刻的东西,那一定是高效的团队管理方法。”他说。回到武大的实验室,他发现当时的管理水平与国外相比还存在很大差距:“导师带学生,没有一个固定的模式,管理比较松散,没有形成一定的规范。”他当即决定,从自己带的学生着手,大刀阔斧推进团队管理的改革。
 
        “一个优秀的研究生,知识结构应该是十字形的,横向代表知识的广度,竖向代表知识的深度。”他用手比划着。现在的知识量呈几何级数爆炸,光靠一个人读书学习,时间不够,效率不够,知识的广度无法建立。怎么办?他便试水学习报告会的方式,每周召集研究生举行学习报告会,每个学生都要将学习的结果讲给大家听,并展开讨论。学习报告会的内容涵盖学科的各方面最新进展。几年下来,风雨无阻。“为大家读书,大家为我读书”,快速形成横向宽广的知识面。
 
        除了带给团队崭新的管理理念,在实验室这么多年,他投入精力最多的,还是关于GIS的科学研究。
 
        从“地理信息系统基础软件——吉奥之星”的研制与工程应用,到开放式地理信息集成共享平台及工程应用,再到国家地理信息公共服务平台(天地图)的研发与系统建设,吴华意都有幸参与并贡献智慧和汗水。回忆起参与“吉奥之星”研发的机缘,他满怀感慨:“国内最初的GIS应用,从操作系统到应用软件,全部被外国品牌垄断。我们的能源、国土、交通等领域,每年要花多少钱购买这些昂贵的软件,没人算得清楚。”吴华意记得,在那个普通工人工资还是三五百元的年代,很多单位光买外国的GIS基础软件就要花几十万元,既昂贵,又存在安全隐患。这种现状持续了数年之后,科技部下决心要研制中国制造的GIS软件。
 
        武汉大学测绘遥感信息工程国家重点实验室这项研究的主要研发单位,以李德仁院士、龚健雅院士为首的科研团队开始攻关。
 
        吴华意负责其中的空间分析模块和关键算法的设计,软件在多次科技部组织的地理信息系统软件测评中表现优秀,特别是其中的空间叠置、缓冲区、网络优化等算法,效率和可靠性、精度都优于国外同类产品。迄今,该软件已经在全国各行业和国防信息化建设中得到了广泛应用,为我国节约了大量进口软件的费用。
 
        在“吉奥之星”产品成熟之后,吴华意又马不停蹄地参与了“天地图”的开发。这个中国自主的互联网地图服务网站,是互联网地理信息服务的一张中国名片。其测试版于2010年10月21日开通试运行,获得了来自210个国家和地区近三千万人次的访问量。
 
         2017年1月,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在北京召开,《国家地理信息公共服务平台(天地图)研发与系统建设》荣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这些闪光的成果,见证了他一路走来的足迹。
 
与时代同步
 
        吴华意与GIS的缘分,每一步都踩到了机会。
 
       上世纪90年代,正值国内GIS的萌芽期,他来了。进入21世纪,国内GIS发展迅猛,他已渐渐成为这个领域的中流砥柱。到了2017年,上海软科发布2017“软科世界一流学科排名”,武汉大学遥感技术名列世界第一,而此时,他已经成为实验室的学术带头人。
 
        最近,他想做些不一样的事——推动武汉大学测绘地理信息学科的国际教育工作。
 
       “中国的GIS、摄影测量与遥感研究已经达到世界一流水平,中国现在有能力也有责任分享科技进步的成果,帮助其它国家尤其是第三世界国家培养相关的人才。”
 
        为此,实验室已经连续5年举办了国际暑期学校,邀请国际上相关领域的学生和青年学者来武大学习。先进的实验室、优美的校园环境、开放的科研环境,不仅传播了中国测绘、遥感、GIS的学术成果,也将独特的中国文化播撒在这群学子的心里。同时,实验室从2015年开始,在国际联合培养研究生的经验积累基础上,开始启动大规模全英文留学生高层次学位教育,受到了各方面的好评。
 
        这些新鲜的尝试,吴华意在一直推动着。他说:“要成为教育大国,要有大国的担当。推动国际学生交流和国际教育,我们的理念就像种子一样播撒出去。当这些年轻的学生成长起来之后,无论是在当地政府部门还是在产业界,都将对中国的测绘地理信息技术存有认知。这是一个长久的建设。”
 
        在实验室的日子总是忙碌的,分管国际交流和人才培养工作,吴华意几乎每天都在奔波,脚步轻快。“毕竟在学校里面,带领一帮年轻人做科研,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无论是心态也好,精神面貌也好,你始终与当前的时代在一起。”